<acronym id="mgu62"></acronym>
<acronym id="mgu62"><small id="mgu62"></small></acronym>
<acronym id="mgu62"><center id="mgu62"></center></acronym>
誠信、專業、高效的十四年本土品牌網絡公關公司
以誠信的態度、專業的策略、高效的執行,維護和提升品牌核心價值
咨詢熱線:+0755-2639 8910????+微信+招聘
欧美A级中文完在线看完整版,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大全,国产成人A亚洲精V品无码,久久综合狠狠色综合伊人
<acronym id="mgu62"></acronym>
<acronym id="mgu62"><small id="mgu62"></small></acronym>
<acronym id="mgu62"><center id="mgu62"></center></acrony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HOT NEWS
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公關資訊 > 公關資訊

ofo被騰訊科技逼到墻角 區塊鏈再怎么火也不能忘

發布于:2018-01-16 16:36來源:szevan 作者:szevan 點擊:

一、區塊鏈的政策大棒快來了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最近區塊鏈實在火,為此坤鵬論都連著寫了兩篇文章。

1月12日,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于防范變相ICO活動的風險提示,其中特別提到了“隨著各地ICO項目逐步完成清退,以發行迅雷“鏈克”(原名“玩客幣”)為代表,一種名為“以礦機為核心發行虛擬數字資產”(IMO)的模式值得警惕。”“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

于是,受此消息影響,中概區塊鏈股開盤集體下挫,迅雷重挫23.58%報17.50美元,中網載線下挫21.00%報5.04美元,獵豹移動公司下挫7.20%報15.72美元,第九城市下挫6.31%報1.04美元。

由于之前大量文章說騰訊也憋不住要入場了,傳言“即將開始,跟進,實力強大”,甚至已經有部分機構和個人打著與騰訊區塊鏈合作的旗號,從事代幣發行或交易相關活動。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騰訊終于坐不住了,1月13日,騰訊發布辟謠公告,其中特別提到了“騰訊區塊鏈從未以任何形式參與代幣發行或交易相關活動,也未與任何機構展開此方面的合作。”以及“數字幣僅是區塊鏈技術眾多應用。騰訊區塊鏈致力于推進區塊鏈技術與各類真實行業應用場景的有效融合。”

看到了嗎?區塊鏈這潭渾水已經渾到一定境界,坤鵬論認為,政策的大棒即將落下,好自為之吧。

還是那句話,自由無價,當混沌時,用利斧劈之最震懾,最有效,當不幸成了刀下之鬼時,你會后悔之前的一切貪婪。

區塊鏈為什么火?

在坤鵬論看來,資本對于流動性的饑渴使然,坤鵬論曾在《為什么近來ofo摩拜變得很低調 風云在變化未來什么能賺錢》講過,現在全世界在美國的帶領下架起鍋爐把以前超發的錢燒掉,在我國的形勢還增加了資金高位鎖定,所以資本已經著實著急了很長一段時間,不流動哪里來的錢生錢,區塊鏈這個大泡沫,大風口來了,他們必須要推波助瀾,先期割些肉放點血,就像賭場一樣,剛開始的時候,都會讓賭徒多多少少贏,因為他們相信人性,知道最終賭徒都會加倍地吐回來,只要賭場火了,還愁韭菜不上趕著送錢?!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講真,搞區塊鏈這事的本質是什么?歸根結底,和創業沒區別,本質還是要做成一件有價值的事,而創業的成功率早已被證實,只有1%到10%,所以,幾千個公司里最終也只有幾個發的token未來會值錢。

而且,現在似乎萬物皆可區塊鏈,但事實是只有少數公司的模式適合基于區塊鏈tokenize,大多數真不適合。

有人說,ICO圈錢的沒準哪天真的把自己白皮書描述的活給干火了,token真的值錢了。

但,這是反人性的呀,錢都賺到盆滿缽滿,還有誰會真去實實在在地干活?

所以在這股狂熱中,99%是投機者,是搞賭博的,是買賣彩票的,是以前玩郵幣卡的,只不到1%是真想干事的,而這1%中能成功的也會寥寥無幾。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有人甚至調侃說《如果賈躍亭等到了區塊鏈,發布了賈幣......》:“賈躍亭如果真的開始ICO,那么名字應該會叫賈幣。如果賈幣漲勢兇猛,賈躍亭很有可能一仗翻身,重新回到人生巔峰。這種結果,肯定也是互聯網企業老板想從區塊鏈身上得到的。”

細細想來,如果賈躍亭早早發了代幣,沒準就成世界首富了,因為相對而言,他的靠譜度比其他99%的ICO要高不少。

呵呵吧?

有位投資人在文章中這樣寫道:“代幣是產品和服務預售的最佳窄體,但90%的區塊鏈創業者卻用在了股權眾籌上,這是創新力缺失的表現,悲哀!”

坤鵬論認為,從哪個方面看,國家都會很快對區塊鏈亂象進行嚴厲的整治,沒準就是2018年的第一聲春雷。

當然,區塊鏈的意義真的不容小覷,正像坤鵬論的老鐵在留言中寫道的:搞了區塊鏈將來不一定死,不搞區塊鏈的企業,說不定現在就死了。

而坤鵬論認為,如果你想借區塊鏈成就未來的BAT,那么就需要早點進,慢慢來。

坤鵬論在上周看到一些區塊鏈的解讀,非常經典,在這里摘錄給大家:

“區塊鏈的意義無疑極為重大的,可能是互聯網最重要的一次底層迭代。信息上網,價值上鏈,互聯網傳遞信息,區塊鏈傳遞價值。人類的進步依賴于用故事形成共識,降低信任成本,提高交易效率,這些故事包括宗教、貨幣、國家、公司等等。區塊鏈是一個新故事,它建議人類把共識交給機器和算法,更廣更深層面建立無需信任的信任,跨中介、跨主權、跨故事實現價值確認和流動。”

“問我最多的是買什么代幣。作為老百姓,您什么代幣都別買;作為有本事的精英,您設法擠到核心圈里靠發幣騙錢就挺好。核心圈哪兒那么好進,要不你當土豪砸無數錢成為持幣者進門,要不你有黑社會資源能夠恐嚇到核心圈的人不得不拉你入群。據說網上現在不但有白皮書代辦服務、發幣代辦服務,甚至連打入核心圈的代辦服務都有了。“中心化”幣圈打著“去中心化”區塊鏈的幌子公開騙錢,也是醉了。”

區塊鏈可能是第一個人類自己創造的信任系統,卻沒辦法控制的東西。

于是有人腦洞大開,認為它屬于人工智能的!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二、騰訊科技和ofo之戰

共享單車隨著嚴冬、區塊鏈、大撒幣的直播答題,變得相當沉默,不過,騰訊科技一篇報道起碼讓ofo再度成為焦點。

這篇報道殺傷力巨大,首先因為它是騰訊科技發的,其次它表達的意思是:

1.ofo賬上資金只能撐一個月了,6億左右;

2.ofo拖欠供應商款項25億,虧空押金30億;

3.當下日單量僅1000萬,比去年十月ofo公布的3200萬日單下跌6成。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據說,此文一出,ofo的APP下載激增,但許多人是奔著退押金的,因為只有APP上能退。

騰訊這么欺負人,ofo自然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讓互聯網公關達人很鄙視的回應來了,中心思想是:這是杜撰和謠言、有利益集團在背后推動、我們已經正式起訴!

而騰訊科技更是得理不饒人,1月12日聲明:

“我們有準確的訂單和資金方面的數據,可以支撐我們的報道和結論,也請ofo在指責我們的同時給出相應的證據。”

完完完!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請輸入圖片描述

ofo不公開數據都不行了,直接給逼到墻角,退無可退!

其實,早些年京東和美團也曾遇到過相似的負面,2012年,當當網李國慶曾公開調侃劉強東公司資金很快燒完,“京東的錢只夠燒到今年8月、10月”。

結果,劉強東直接在微博回應:“今日太閑,東哥設一公開賭局:可以讓質疑者查看京東賬戶,低于60億現金(只是部分賬戶)東哥個人向愛心衣櫥捐1000萬,否則造謠者只需捐500萬。”

也是在2012年左右,美團同樣被對手質疑資金鏈出現問題,美團王興玩得更狠,直接邀請媒體,共同查看了賬戶余額,效果杠杠的。

可惜,現在這批創業者,真的沒有當年那批創業者生猛,就一個例子,哪個像周鴻祎一人獨挑BAT,何其猛哉,何其壯哉,歸根結底,溫室成長起來的,還是嫩!

所以,ofo敢不敢亮賬本成為了此次危機解決與否的關鍵,當然,還有就是忍忍忍,只要對方不再抓住不放,那就強忍過這個風頭,這也是當今流行的招數。

但是,騰訊科技既然已經野蠻開戰,真的會就此善罷甘休嗎?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分隔線----------------------------
------分隔線----------------------------
回到頂部


ADD.:中國 廣東省 深圳市 南山區 前海路 諾德國際 5A12
TEL:+0755-2639 8910
MOB.:+189 2342 1828
WeChat:18923421828
QQ:6001387 / 29730751
Email:service@onrmedia.com
P.C.:51800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